<acronym id="trmhp"></acronym>

<var id="trmhp"></var>

    <code id="trmhp"><rt id="trmhp"><big id="trmhp"></big></rt></code><input id="trmhp"><rt id="trmhp"></rt></input>
    <acronym id="trmhp"></acronym>
    1. <var id="trmhp"><rt id="trmhp"><small id="trmhp"></small></rt></var>

      <code id="trmhp"></code><acronym id="trmhp"></acronym>
      校長頻道 | 教師頻道 | 教育網址 | 網站導航 | 簡體中文
         中國校長網 > 家教頻道 > 教育社會 > 正文 返回首頁
      南林大老師蔣華松:沒發表一篇論文 評上了教授
      www.www.mq656.com  2019/7/22 22:33:28  來源:新京報
      分享到:

      原標題:南林大老師蔣華松:沒發表一篇論文,評上了教授

      她回憶,蔣華松在課堂上從來不會突擊點名讓學生回答問題,也很少離開講臺到教室里巡視,“他根本沒有必要做這些,因為他的人格魅力足夠吸引學生去聽課,而不是去看手機。”

      蔣華松的高數課堂。新京報記者王雙興攝 

      文|新京報記者 王雙興


      蔣華松教授的生活和蔣華松副教授沒有什么差別。

      他依然站在講臺上給本科生講高數,板書把四塊黑板填得滿滿當當,運算原理推上去,解題步驟緊接著出現;左手擦掉例題和講解,右手開始寫拓展的知識點。

      課講得好、邏輯清晰,是他最為學生稱道的。

      今年三月,蔣華松所在的南京林業大學出臺了職稱評審新政策:在對“教學專長型”老師進行職稱評聘時,不再以發表論文數量作為考核內容,而是將教學業績取代科研業績,重點考查其教學水平和人才培養的成績。三個月的評選結束后,蔣華松成為校內憑借“教學專長”晉升教授的第一人。

      實至名歸的感嘆和祝賀如約而至,但壓力和爭議也沒有缺席,當原有的職稱評審體系被打開新的出口,人們在希望和憂慮中尋求盡可能公正而可持續的路徑。

      “華松上課有三寶”

      “解這一類題目就像蓋房子,不就是把磚摞在一起嗎?看著容易,做起來難,很容易把墻砌歪了。”200余人的階梯教室里,54歲的蔣華松站在講臺上。他個子不高,微胖,一副黑色眼鏡架在鼻梁上,彎著眼睛笑。

      窗外的金陵城迎來了它最熱的季節,蟬趴在茂密的洋槐、香樟或是鵝掌楸上,拼了命地叫。暑假開始了,只有做實驗、考研的學子留在校園里。時下蔣華松正在講解的,就是考研高數的知識,PPT上展示著例題,數列從1到N,顯得冗長又復雜。

      “看別人蓋一萬次房也沒有用,一定要自己動手構造。”蔣華松說。他寫字極快,往往語音剛落,板書就寫完了;一邊將寫滿字的黑板推到上面,一邊又在空白的黑板上列出了例題;四塊黑板全都寫滿后,又迅速擦掉主干之外的信息,填充進新的知識點。

      X、Y、N……蔣華松習慣將字母讀音向上挑,講起課聲音抑揚頓挫,新的問題不停地拋出,講臺下的年輕學子捏著筆,給出齊整的回應。

      三個小時的課程,中途只休息了一次,蔣華松端起墨綠色的保溫杯喝了口水。據說,學生們中流傳著一句話,華松上課有三寶:案例、板書、喝水少。

      會計學專業的小周今年讀大二,一年前,蔣華松擔任她的高數課老師。早有耳聞這位蔣老師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北大數學系的高材生,小周在課程開始前滿懷期待。

      第一堂課的鈴聲響起,蔣華松背著一個雙肩包進了教室,POLO衫,黑褲子,“很樸素的感覺,可以說其貌不揚吧,和想象中的匹配不上。”回憶起來小周忍不住笑,“班里男生開玩笑叫他‘翻版曾志偉’。”

      蔣華松生活照。受訪者供圖

      在小周眼里,數學是一門“很枯燥”的學科,高中時,為了應對高考,數學變成了單純地做題,“只要把題目做對,一切都萬事大吉,過分地在意結果。”久而久之,“聽著聽著就想睡覺”。到了大學,數學專業的人在她眼里“好像非人類,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無法自拔”。

      沒想到蔣華松的高數課讓她喜歡起這門很枯燥的學科。“蔣老師很重視逆向思維的培養,而不只是機械化的做題目,他會引導你思考,去享受數學的魅力所在。那種從不同的角度分析問題、開辟出新天地的感覺,讓人特別有成就感。”她覺得,高中時的數學課就像是老師把燒好的飯菜源源不斷送到嘴邊,而到了大學,遇到蔣華松,才真的學會自己尋找食材,并且燒出讓人滿意的菜。

      她回憶,蔣華松在課堂上從來不會突擊點名讓學生回答問題,也很少離開講臺到教室里巡視,“他根本沒有必要做這些,因為他的人格魅力足夠吸引學生去聽課,而不是去看手機。”

      從第三堂課起,自稱“學渣”的小周開始在高數課上“搶位置”,早早地到教室搶占第一排。

      “和他們在一起很好”

      任教近30年,蔣華松經常想起自己的大學時代。

      1982年,他考入北大數學系。動蕩結束后的中國,正迎來科學的春天,年輕學子就像干癟的海綿進入大海,渴望而迅猛地吸收新知。

      那時候,大學就像一個“獨立的王國”,學生們可以幾個月不出校門,除了學習還是學習。數學之外,蔣華松還看了大量歷史、地理書刊。

      德國總統在校園里和學生擦肩而過都沒什么稀奇的,院士們騎著破自行車就來上班太常見了。老師們好像也“完全不考慮生活”,幾乎全部時間都待在校園里,答疑,甚至時不時到學生宿舍里走訪。

      1986年,蔣華松大學畢業。在當時,全系只有一百多個畢業生,“幾乎想去哪工作就能去哪”,他想留在北京,但父母堅持讓他回到故鄉江蘇。

      蔣華松拿著南京地圖,挑離火車站最近的高校,南京林業大學,就是它了。“當時腦子里想著,我就是過渡一下,過幾年就走了。”

      帶著隨時準備離開的想法留了下來。那時候,應屆生不能立刻走上講臺,整整5年時間,蔣華松跟在南林大老教師后面學習如何當好老師、如何講好課,“聽不同老師的課,看他們改過的作業,做一些教輔工作。”直到1991年,蔣華松正式站上講臺。

      南京林業大學,蔣華松在這里工作了三十余年。新京報記者王雙興攝

      變化發生在成為教師的第八年。從1999年起,發展高等教育成為共識,中國高等教育開始從精英教育向大眾教育過渡,到2005年,高校招生人數達到530萬。

      不過,招生人數多了,精英化時期的教學質量在一定程度上也打了折扣。老師無法顧及每個學生的學習效果,批改作業的壓力因為數量增加而增加,師生交流、互動機會減少……

      到如今,南林大一年招收新生能達到6000人,和蔣華松剛剛任教時相比,翻了幾十倍。不過,他依然堅持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教育方式。

      以前,老師們有足夠的時間批改每一份學生作業;后來,學生數量增加,學校對老師批改作業量的要求降低到50%。但蔣華松至今依然堅持批改完所有作業,作為基礎課老師,他的學生數量常常達到上百人。

      以前,數學系規定每周不得超過21節課,給學生留出足夠的自主學習時間;后來,學生的課業任務越來越重,獨立思考變得越來越奢侈。蔣華松便不停地在課堂上重復:數學不只是做題,更重要的是思考,“張益唐不就是在散步時想到了數學問題的解決辦法?”

      以前,老師們有足夠的精力關注到每一個學生;后來,大家聚在一起探討數學問題的氛圍消失了,師生互動和面對面答疑的機會都越來越少。于是,蔣華松給每一門課程建立QQ群,創造線上的討論空間。

      曾經打算“過幾年就走”的蔣華松在這所離火車站最近的高校待了三十余年,“和學生接觸多了,慢慢覺得和他們在一起很好,把他們教會也很好,特別是當他們不喜歡數學的時候,能讓他們喜歡數學,我也覺得特別好。”

      12年一直是“副教授”

      今年剛剛畢業的趙成杰是土木工程專業的學生,以前總覺得數學“沒什么用,考試過關就可以丟掉了”,但最近在看研究生導師推薦的專業書籍和文獻時發現,許多知識建立在數學知識點的基礎上,他有些后悔曾經的課堂上沒有足夠認真。

      不過,讓他覺得慶幸的是,從蔣華松那里習得的思維方式沒有在畢業后“還給”老師,那些分析問題的邏輯讓他至今受用。

      也有很多學生因為蔣華松喜歡上數學。在過去的時間里,有化學院學生跨專業考統計學的研究生,也有人從經管專業考去數學系,他們中的大多數甚至在蔣華松的記憶力沒留下什么印象,但因為蔣華松,潛移默化中愛上數學,進而轉向了另一條成長賽道。

      不過,雖然在師生中有極高的口碑,但在職稱評審中,蔣華松始終難以“更上一層樓”,在畢業后的33年時間里,有12年他的職稱始終停留在“副教授”。

      南林大人事處處長閔永軍介紹,在過去,科研是高校教師職稱評審的重要指標,發表論文是主要的考核內容。人事處副處長韓建剛說,當下各種各樣的高校排名也大多以科研為主,久而久之,在這樣的指揮棒下,重科研、輕教學現象變得并不罕見,諸如“講課是良心活兒”、“教得好不如寫得好”、“科研是自留地,教學是公家田”等說法也在高校里流傳。

      在這樣的評審體系下,和蔣華松一樣的基礎課老師不占優勢。

      蔣華松說,基礎課老師們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需要承擔較多的教學任務,這占據了一位老師的大部分時間和精力,很少再有余暇鉆研科研。

      另外,科研需要環境和氛圍,專業課老師進入高校后便有機會跟隨團隊一起從事科學研究,但公共課、基礎課老師任教后,往往脫離了科研環境,“科研這件事只要一放下,再把它拿起來,確實很麻煩。”

      而且,諸如高數一類的基礎學科,本身已經有了足夠成熟的體系,推翻這些理論的可能性很小,取得科研上的突破本身也很難。

      所以,科研成果豐富的專業課老師可以在三十歲出頭評上教授,而偏重教學的基礎課教師很可能直到退休依然停留在副教授職稱上。

      蔣華松對此倒不怎么在意,反而是旁人時不時替他鳴不平。人事處的領導不止一次聽在職老師或是督導組的退休老教師感慨,“蔣華松早該評教授了。”

      南林大人事處副處長韓建剛統計,過去幾年里,評高級職稱時,專業性老師每年都有5到10位評上教授,而基礎課老師,可能三四年時間里只評上一兩位。

      “開辟一條職稱評審的新通道”

      今年3月,南京林業大學發布了《南京林業大學教學專長型高級專業技術職務資格條件(試行)》,經過三個月的評選,蔣華松成為校內憑借“教學專長”晉升教授的第一人。

      南林大人事處處長閔永軍說,學校從2018年底便開始籌劃推行這項新政策,希望為“教學專長型”老師提供一條不唯科研論的職稱評審新通道。但具體什么是“教得好”?標準是什么?由誰制定?如何評估?怎樣才能更加客觀公正?因為在國內高校里沒有成熟的經驗可以參考,閔永軍甚至研究過中小學教師的職稱評審機制。

      最終,學校將這次“教學專長型”老師的評選劃定在基礎課老師范圍內,涉及高等數學、計算機、大學英語、機械制圖等40多門具體課程。

      南京林業大學。受訪者供圖

      在最終制定的方案里,流程包括自主申報、篩選、師生評價、專家評價等部分。整個過程不看科研論文,只看教學質量。教學質量的評估由三部分組成:一部分是同行評價,學校教師和督導組成員到候選人的課堂上聽課、打分;第二部分是學生評價,對過去五年的畢業生進行問卷調查;第三部分是專家評價,學校請來校外的省級、國家級教學名師組成評審團,隨機抽取每位候選人的三段長達45分鐘的課堂視頻,評審團從教學理念、教學手段先進性、師生課堂互動等方面,對候選人的教學質量進行打分。

      最終,多重評估的結果指向了蔣華松。

      南林大職稱評審的新政策迅速在業內受到關注,“不需要一篇論文就能評上教授”的說法也被放到媒體的標題上。網友們為政策的創新點贊,認為分類評估、人盡其才,能促進提高高校教師的教學質量,改變“重科研、輕教學”的現狀,回歸教學本位。

      但質疑聲也隨之而至。教而不研不深,脫離了科研的教學是否有質量?科研成果可以由論文體現,但教學成果該如何量化?“教得好”的標準是什么,是否會過于主觀,最終淪為人情?教授的績效考核離不開科研,那么靠教學評上的教授該如何考核?

      南林大人事處副處長韓建剛說,本次職稱評審新政策中,老師通過教學專長評上教授之后,有單獨的考核體系,主要以教學為主。

      南京市委黨校社會學教研部副主任李菁怡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固定的規格和參數是不能彰顯一個人的真正價值的,單純的學歷、資歷、論文不足以反映一個人的能力水平。而南林大的政策創新有利于破除過去“重科研、輕教學”的痼疾,糾正“唯學歷、唯資歷、唯論文”的三唯傾向,讓那些潛心教學、專攻教學的老師們職稱晉升不再那么困難,最大程度地激發教師隊伍的積極性,促進教學科研同頻共振。

      “我們期待更多學校能根據自己學校的實際,在職稱評審中探索出更多公平合理的改革舉措。”中國海洋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王天定說。不過,“也要注意不能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從片面強調科研到無視科研的價值”,他認為,在改變單純以論文數量論英雄的評價體系過程中,也不能忽略學術研究的重要性。“因此,在積極推動這項工作的同時,認真聽取各方意見,形成客觀公正的評價標準,才是改革的正途。”

      官方語境下,學校希望通過這一次的職稱評審改革,提高基礎課老師的歸屬感和幸福感。從另一方面來講,評上高級職稱,也意味著更優厚的薪資、更榮耀的地位、更廣闊的平臺。

      不過,無論是“虛的”感受,還是“實的”便利,蔣華松好像都不怎么在意,他更關心的是上節課的一元函數極限運算,學生掌握了沒。

       
      分享到:
       

                                                                     【打印】【關閉

      *本網站所有內容均轉載自合法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您來信/來電(0351-3086138)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一個工作日內刪除相關內容。

       
       深度報道
      ·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發展報告
      ·一棟沉睡校舍的“爭奪戰”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顧與“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學生導演電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傳
      ·全國高等教育滿意度調查報告
      ·陪讀高考
      ·全國中等職業教育滿意度調查報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試卷”
      ·高校科研輔助人員生存隱憂
      ·留學生找槍手考托福面臨重刑 替考者多為在校生
      ·一長江學者被50萬元“絆倒”
      ·今天的教育亂象,何嘗不是90年代忽視教育的報應
      ·別了,數學界的“老頑童”
       教育時評
      ·貧困生補助金睡大覺 良心和責任也在酣睡
      ·優化大學教師薪酬結構很有必要
      ·校慶回歸本分,大學精神才能行穩致遠
      ·“優質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贏?
      ·豐裕社會下,別讓童年變成名利場
      ·讓傳銷式“感恩教育”遠離校園
      ·“教師工資不低于公務員”,何時無需一再重申
      ·大學教授的工資多高算合適
      ·延攬大學者 更應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還須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約束“高薪挖人”能否終結高校教師孔雀東南飛
       
       頻道合作  歡迎同類網站交換鏈接
       人民網教育頻道  四川新聞網教育頻道  中青網  光明網  每日甘肅網教育頻道  亞心網  天山網  黃河新聞網科教頻道  新華網教育  中國經濟網教育 
       
      版權所有:校長網  校長網   E-mail:zgxzw888@163.com  服務熱線:0351-3086138  QQ: 83974897 865774072 新浪UC:zgxzw888@163.com
      網站簡介   -  網站導航   -   廣告服務   -  學校加盟   -  免責聲明   -  網站建設   -  友情鏈接   -  教育網址
      國家信息產業部ICP備案: 晉ICP證05002688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晉公網安備 14010602060036號


      CopyRight © www.www.mq656.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09
       
      成年人电影